治安处罚中,“一夜情”与卖淫嫖娼违法行为的认定

  • 日期:08-31
  • 点击:(941)


0x251C

[基本情况]

2008年8月7日20时30分,朱基在某区杜家园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与一名外国妇女发生性关系,并付给该妇女1500元,后来被区公安局指派。警察抓住了。公安局办案后,区公安局对朱某、外籍妇女和执勤警察进行了调查。2008年10月16日,某区公安局民警向朱基出示了《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并将公安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告知了公安机关。朱基签署了成绩单、指纹,并发表了声明和论点。朱基认为,他与外国妇女的性关系是“一夜情”,而不是卖淫,不应受到治安处罚。

同日,区公安局对朱基进行了《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并对朱基实施了14天的行政拘留。同日,由于朱基向区公安局作了承诺,经审查,局对朱基作了《暂缓执行行政拘留决定书》。事后,朱基拒绝接受处罚,决定向当地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008年12月29日,某区人民政府对某区公安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进行了《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维护。

另外,2008年8月8日,某区公安局做了[0X9A8B],并决定2008年8月7日20:30与朱基以1500元的价格进行卖淫活动。根据《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有关规定,决定给予行政拘留14天、追回1500元的罚款。处罚决定现已完成。

原告朱某声称,地区公安局发现,2008年8月7日20:30,一名外国妇女的妓女价格为1500元,与实际情况不符。外国妇女的职业是口译员,而不是职业。由于对方不是专业人士,我怎能“蹲下”?另外,我没有“嫖娼”的经历,不是“黑客”,所以为什么要来“嫖娼”。我通过互联网认识了一个外国女人。在我与她见面后,我在谈话后第一眼就发生了性关系。我们都有一定的情感基础,而不仅仅是性交易。我也准备这样做。长期互动。此外,事发当天是中国农历新年前夜,即中国的情人节。我认为外国女人是情人。那时,有一个年轻,更美丽的年轻女子和外国女人住在一起。我没有诱惑并与她发生性关系,这表明我对外国女人有一种感情,而不仅仅是满足感。欲望。因此,我与外国女性的性关系属于“一夜情”,不属于卖淫,而被告的处罚决定则认定事实是错误的。此外,在处理案件的过程中,某地区公安局的警察有“非法入侵房屋”,“暴力执法”,“非法拘禁”和“威胁逼供”等违法行为。 ”。该局获得的证据应该是非法证据。总之,要求法院依法撤销地方公安局的《治安管理处罚法》。

总之,我的分支机构就朱某的处罚做出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程序是合法的,惩罚是适当的。法院被要求维持它。

[试验结果]

初审法院认为,为加强治安管理,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按照《公安行政处罚决定》的规定,公安机关进行了查处。违反公安管理和行政违法者的行为。惩罚的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朱的行为与以金钱为媒介的非特定异性的行为特征是一致的。据此,公安机关认定构成诽谤行为,质量准确,证据充分。原告朱先生声称他与外国女性的性关系是“一夜情”而不是妓女的行为,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也不支持。被告人公安分局在处罚前履行了备案,传唤,调查程序,并告知朱某确定处罚决定的事实依据和依据,履行了通知义务,并决定上诉朱的惩罚。已交付,该局的执法程序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并非不当。朱基声称被告的警察在调查和调查过程中进行了胁迫和逼供,这是对程序的违法行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也不支持。

在审理此案后,二审法院认定,被告人的公安分局已经确认原告朱某的诽谤证据充分,事实清楚。原告朱某要求撤销对行政处罚申诉的决定,并未得到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支持。最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上诉被驳回,一审判决得到维持。

[分析意见]

(1)案件纠纷的重点

本案是朱娟因公安处罚而发起的行政诉讼。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不反对案件的事实。案件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朱的行为本质上,即朱的行为属于“一夜情”还是“聋”。

(2)诽谤行为的构成和识别

长期以来,“卖淫”的概念及其识别方法,相关法律及其他行政法规尚未明确界定,《行政处罚法》自2006年3月1日起实施仅限于,“卖淫和诽谤应当给予公安处罚。”

关于上述答复和批准在本案中的适用性,法院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全国人大常委会《人民法院组织法》的有关规定,如何在法院审判程序中适用法律和法令的问题,由最高人民法院执行。说明。

因此,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的答复是对相关法律适用问题的适用解释。公安部作为负责国家安全管理的国务院公安部门,在《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中明确规定,根据实际情况,不违反上级法的规定,并澄清卖淫观念也有利于解决实践纠纷和公安机关统一执法标准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另外,从上述内容来看,卖淫概念是卖淫本质特征的体现,与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的答复基本一致,没有明显的不足之处。

总之,上述答复和批准仍可用作确定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构成卖淫和卖淫活动的依据。

从上述答复和答复内容可以看出,“卖淫”行为的构成要素应包括:

1.发生在未指明的异性或同性之间;

2.货币或财产交易;

3.做爱。

结合这种情况:

首先,某地区公安局取得的证据显示朱某在事件发生前主动搜索外国按摩信息,并在联系相关网站负责人后,双方同意付款方式和价格,即“首次出现”。关系,然后付钱。价格是1300元“;一名外国女性也事先与他人联系,表示她想通过卖淫赚钱,并且在每次卖淫后同意其他人收钱,之后可以分为300元人民币。

因此,他们都有从事卖淫的主观意图。

其次,在根据他人提供的地址和沟通方式找到外国女人后,朱某在短暂的谈话后与对方发生了性关系,但双方之前并不认识。

在与女方发生性关系后,朱再次向对方支付了1500元。

总之,朱的上述行为与以钱为媒介的非特定异性的行为特征是一致的。据此,公安机关认定构成诽谤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3)“一夜情”能否成为“蹲”行为的法定辩护

在实践中,一些从事卖淫和非法活动的嫌疑人经常使用“一夜情”作为逃避公安机关行政执法,免除公安处罚的理由。在客观性方面,两者之间存在一些共性。例如,它们都发生在未指定的对象之间。双方在沟通过程中发生性关系。但是,判断这两者是否属于社会伦理调整的范围,法律制裁范围的关键也很明确,即上述行为是基于金钱还是财产。如果是这样的话,显然是一类应该被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的非法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朱坚持认为他与外国女人有情感基础。双方与“一夜情”发生性关系,因此不属于卖淫行为。法院认为,首先,“一夜情”不是具体的法律概念,也不构成违反卖淫和非法行为的法定辩护。如上所述,是否构成卖淫或非法行为的关键在于双方是否与金钱发生性关系。其次,从双方的目的和动机,他们遇到的时间长短,以及双方互动中的情感因素,来判断双方是否有情感基础。

总之,朱与外国女人的关系有一种属于“一夜情”的关系,而不是卖淫。因此,不应受到公安处罚。没有法律依据,上述原因无法确定。

总之,二审法院对案件的判决是正确的。

[一点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