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话那些事/郁闷!我是正宗义乌人,却听不懂有些地方的义乌话

  • 日期:08-06
  • 点击:(905)


  “前几天,和朋友去上溪萧皇岩景区玩。在萧皇塘村,我他们在Q时拍照,当他们遇到村民时,他们停下来说几句话。谁知道,很难跟几个老村民交谈,他们的义乌话,不是几个可以理解的! “昨天,义乌公民女士在朋友圈中非常情绪激动,”义乌人无法理解义乌。“

今年50多岁的娄女士是辰溪的后裔。虽然她已经在该领域学习了四年,但她在20和30年的工作一直在义乌市。但当她谈到义乌时,大陈的口音并没有改变。卢女士声称她没有学习语言的才能。她只会说义乌普通话和义乌大陈。 “我真的很沮丧。我是一个真正的义乌人。我怎能不理解义乌?”

事实上,这真的没什么可郁闷的!义乌方言属于中国七个方言区的武育区,是浙南吴语金榭的一个小分支。义乌方言不同于以上海方言,苏州方言和湖州方言为代表的北方吴语“吴语软语”。义乌方言中有很多声音,白色的声音是“梆梆”,外国人听起来很不愉快。他们都说听苏州人吵架像情人的亲爱的,一边听义乌人的爱情话就像争吵。

由于义乌的水陆交通方便,与外界交流频繁,义乌方言受周边方言的影响很大,使义乌方言有很多内在差异。有一种说法是“义乌十八腔相互不同”,表明了义乌方言的复杂性。

义乌十八宫,包括都门诸暨口音,后寨浦江口音,俞三里和佛堂东阳口径,乌甸金华口音等。因此,有些人不了解佛经,有些佛教僧人不了解三立方言。这个是正常的。

例如,“板”这个词在后城被称为[ma],在东塘,大陈和后山堂被称为[pa]。受诸暨影响。根据调查,诸暨附近的红枫和燕窝人正在谈论诸暨方言,而虎山,大陈和黄生堂人则会说义乌和诸暨。在浦江交界处使用咸平,鲤鱼山,大方仁,义乌方言和浦江方言。总之,义乌县与周边县的交界就是这种情况。

在浦江工作的一名义乌男子说,浦江?窖灾忻挥泻芏唷爸础保悦挥小捌纸胀ɑ啊薄T谄纸幕嵋樯希担纸窖裕小耙逦谑饲弧钡哪诓坑攀疲旧峡梢粤私馄纸窖浴KH坏乜醋欧瞧纸嗣窆ど叹志殖ず鸵行谐ぁN抑皇窍胄ΑT谡飧鍪焙颍衔逦诘耐夤苏娴暮芸模庵中腋U怯伞耙逦谑斯贝丛斓摹?

义乌方言和普通话通信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