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朋友圈谩骂污辱他人构成名誉侵权

  • 日期:08-25
  • 点击:(862)


每天我想分享的原始法律制度

全媒体记者对战海峰记者施莹

作为主流社交工具,微信的朋友圈功能已成为人们分享回忆和心情的重要平台。但是,由于其开放性,微信朋友圈内容略有疏忽,可能导致侵权。

日前,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判处一个案件,其中朋友圈中的各方最终赔偿了对方的精神损害。

据悉,刘和丕是微信的朋友。今年1月28日晚,皮某在微信申请中发表了一个微信号“p ***** 91 *”和一个微信名称“皮××”的个人账户圈,说刘是“如果你摧毁别人的家人,你应该捡起你的尾巴,成为一个男人!”“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变成了大三学生,他们真的为你的祖先感到羞耻! “没有人被屏蔽,只要看着它,就敢阻止它。”让人们说!与此同时,有一张刘的照片。 1月30日,皮某在个人账户圈中发布了相关文字和图片。

同一天,刘某委托律师向Pi发出律师函,要求Pi删除对刘的所有不当评论,并在微信平台上公开发表道歉。在收到律师的信后,皮某于1月28日删除了他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布的内容,但双方未就道歉和赔偿损失达成协议。因此,刘向合川法院提起上诉。

合川法院认为,根据个人情绪和主观推断,皮某在微信平台上公开发布了刘的照片,并与刘的隐私和侮辱性词语相配,导致了刘的声誉受损。皮某的行为构成了声誉侵权,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他演讲的范围仅限于他的个人朋友圈,1月28日的评论被及时删除,他对刘的声誉影响有限。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场合,行为和后果,法官立即删除了刘某于1月30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不当评论,并在判决后3天内删除影响。刘某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000元,并在微信朋友圈内发布道歉声明(内容经法院批准)。

据执法人员介绍,随着媒体平台的普及和应用,个人言论自由的时间和空间得到了极大的扩展。在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新媒体也带来了新的矛盾和新问题。在自媒体平台上,有时讲话超出了界限。在网络和非法场所,社会参与者在互联网上发表演讲时应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公开发表言论,不得超越言论自由的界限。

image.php?url=0MqOFo0CJ4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全媒体记者对战海峰记者施莹

作为主流社交工具,微信的朋友圈功能已成为人们分享回忆和心情的重要平台。但是,由于其开放性,微信朋友圈内容略有疏忽,可能导致侵权。

日前,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判处一个案件,其中朋友圈中的各方最终赔偿了对方的精神损害。

据悉,刘和丕是微信的朋友。今年1月28日晚,皮某在微信申请中发表了一个微信号“p ***** 91 *”和一个微信名称“皮××”的个人账户圈,说刘是“如果你摧毁别人的家人,你应该捡起你的尾巴,成为一个男人!”“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变成了大三学生,他们真的为你的祖先感到羞耻! “没有人被屏蔽,只要看着它,就敢阻止它。”让人们说!与此同时,有一张刘的照片。 1月30日,皮某在个人账户圈中发布了相关文字和图片。

同一天,刘某委托律师向Pi发出律师函,要求Pi删除对刘的所有不当评论,并在微信平台上公开发表道歉。在收到律师的信后,皮某于1月28日删除了他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布的内容,但双方未就道歉和赔偿损失达成协议。因此,刘向合川法院提起上诉。

合川法院认为,根据个人情绪和主观推断,皮某在微信平台上公开发布了刘的照片,并与刘的隐私和侮辱性词语相配,导致了刘的声誉受损。皮某的行为构成了声誉侵权,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他演讲的范围仅限于他的个人朋友圈,1月28日的评论被及时删除,他对刘的声誉影响有限。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场合,行为和后果,法官立即删除了刘某于1月30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不当评论,并在判决后3天内删除影响。刘某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000元,并在微信朋友圈内发布道歉声明(内容经法院批准)。

据执法人员介绍,随着媒体平台的普及和应用,个人言论自由的时间和空间得到了极大的扩展。在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新媒体也带来了新的矛盾和新问题。在自媒体平台上,有时讲话超出了界限。在网络和非法场所,社会参与者在互联网上发表演讲时应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公开发表言论,不得超越言论自由的界限。

image.php?url=0MqOFo0CJ4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